【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 A+
所属分类:实时资讯

曾经,快手抖音让你通宵不想睡;现在,有人在快手抖音上专门哄睡。

全中国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有人在网络上求哄睡,也无独有偶。新鲜的是,当点开快手等视频平台上所谓的“哄睡助眠”直播间,不少都是衣着露出、美颜开满、不时作出挑逗性动作的女主播。与能不能让人入睡相比,她们似乎更在意有没有人刷礼物。

近几年,海内不乏一些真正的助眠音视频创作者,这类内容有个专著名词:ASMR,即通过视听等感知刺激神经到达放松舒缓的反映,也被看成一种治疗失眠的疗法。创作者一样平常会贴近麦克风轻声细语,或通过种种道具触发出稍微的声音,辅助受众舒缓精神更易入睡。事实上,现实中,这样的视频或音频也确实治愈了不少睡眠焦虑患者。

不外,三年前,一部门主播打着ASMR的旌旗在短视频平台上打起“软色情”擦边球,遭遇平台严打,让那时的ASMR内容被各大直播平台封禁。许多ASMR博主不得不给作品“更名换姓”,不少着名创作者甚至因此退圈。

曾经玩坏ASMR,现在又打着“哄睡助眠”的幌子,此类“软色情”擦边球在视频平台上有卷土重来的迹象。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网络“哄睡师”,门槛有多低?

漫漫长夜,事实有若干人睡不着觉?

克日宣布的《2021年运动与睡眠白皮书》显示,当下中国有超3亿人存在睡眠障碍。一份2020年中国睡眠指数讲述观察发现,中国人平均睡眠时长为6.55个小时,58.9%的人一周至少熬三个夜晚,38.8%的人由于耐久睡眠障碍导致免疫力下降。

为了睡个好觉,有人购置助眠耳塞,有人使用助眠喷雾,有人服用褪黑素,另有人换了床垫和枕头。不外,大部门助眠产物效果寥寥。

现在,网络上最盛行的助眠方式是被人“哄睡”。

开菠萝财经在抖音、快手搜索“哄睡”、“助眠”,粉丝10万以上的博主大有人在,其中也不乏拥有百万粉丝的“红人”。这些博主的账号简介显示,他们中大多数人的直播时间为晚上10点至破晓2点,有的甚至会连续到破晓5点,给受众可选择的“哄睡”方式也多种多样。有的通过道具摩擦、敲击制造声音,辅以手势指导;有的主打人声哄睡,如轻声念书、谈天;声音类型也可选择,有的“声控助眠”博主在简介上写道“可奶可狼可甜可憨”。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抖音上的“声控助眠”博主/ 抖音直播截图

开菠萝财经在晚上10点半进入一位“哄睡”主播的抖音直播间,画面中女主播正在通过道具制造“掏耳朵”的声音,旁观人数到达3000多人。其直播页面下方标明,主播用来制造声音的道具包罗海绵、发贴、纸杯、兔耳毛绒、杯垫、耳勺、水沙漏、解压球等。此外,观众也可以赠予礼物点播特定的声音,好比模拟洗头、快速掏耳。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抖音直播截图

另一位男主播用来制造声音的方式,还包罗挤压抱枕、播放音乐盒、摇晃太空沙、敲击化妆品等。也有的主播不显示直播画面,仅仅通过声麦向用户转达使用道具制造的触发音、轻人声或者纯粹的环境音。

经常收听助眠视频的小贤告诉开菠萝财经,相比外洋,在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大多数博主制作的助眠视频仍属于业余水平,不外吸流量却很容易

在B站上搜索“声控助眠”发现,一些海内博主自制的相关视频,播放量轻轻松松便能到达数万,上百万的大有人在,播放量最高的一则直播录屏视频高达177万。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B站搜索“声控助眠”页面截图

在小贤看来,制作一则声控助眠视频甚至成为一名助眠博主,门槛不算高。“我在B站关注的第一个助眠博主是一位小哥哥,一最先他的装备很简陋,手机,他通常通过点燃洋火、敲击化妆品制造触发音,厥后关注者多了,视频旁观量到达几万,他就买了更专业的麦克风等装备。”

2020年头疫情时代,旁观了不少海内外博主制作的助眠视频后,小贤突发奇想,决议自己也实验一下。

“感受录音对装备的要求不是很高,制造声音的道具也是生涯中常见的,好比敲击化妆品,边化妆边录音就可以。不外若是要制造一些口腔音,手艺难度照样对照高的,由于很容易喷麦,影响收听感受。”小贤只是随手一试,没想到自己那时的一条视频刚传上B站不到几天,便涨了近100个粉丝,播放量近一万。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短视频助眠,真的有用吗?

不外,视频平台上触目皆是的助眠视频和直播,真的能到达助眠效果吗?

“圈内大神”Richard对此不置能否。

他注释,所谓的“哄睡”“声控助眠”,现实上是由“ASMR”演变而来的。ASMR中文直译为自觉性知觉经络反映,即通过视、听、触、嗅等感知上的刺激,使人在颅内、头皮、背部或身体其他部位发生舒缓愉悦效果的反映,又称为耳音、颅内热潮等。

十几年前,外洋一批博主最先专业创作并在网络上传此类视频或音频节目,辅助受众到达解压或催眠效果。2014年,加拿大籍华裔Richard制作了第一支中文ASMR视频,将这一小众兴趣引入海内,并与两位同好逐渐确立起中文ASMR圈。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Richard在B站上传的助眠视频/ B站主页截图

在Richard看来,专业的ASMR创作实则门槛很高

“首先,装备的门槛就不低,要真正通过声音让听者到达舒缓、解压甚至助眠的效果,声音的底噪一定得低,要能制造出立体音效,只管高保真,这意味着需要选择对照专业昂贵的装备。”

Richard把ASMR分为触发音和环境音,触发音又分为视觉触发和听觉触发,听觉触发细分为正常触发和近耳触发。

创作者凑近麦克风轻声低语,或者贴近麦克风喝水,用手指摩擦小纸团、纸币,形成很细小的声音就是近耳触发。创作者也可以拿刷子或砂布直接摩擦麦克风,形成贴耳触发。这类触发音对创作者的手艺要求也对照高,不能喷麦。

而视觉触发一样平常指视觉元素引发的反映。Richard曾经无意间将一个紫外线小电筒照射在镜头上,他发现,这种动作控制能手法的话,会在屏幕上发生一些光斑,观众能感受到柔光在抚摸自己的脸,这也是一种ASMR。

Richard以为,差其余ASMR创作者应该有自己的创作哲学和手法。在B站一些UP主搬运的外洋视频中,颇受迎接的ASMR博主“柴娜”特有的口腔音和涂抹唇釉等化妆品的声音,就颇受年轻女性喜欢。“德叔”则最善于通过种种道具举行有节奏地敲击或抚摸,制造了无数年轻人与ASMR的第一次触电。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外洋博主柴娜的助眠视频/ B站搜索截图

现在,B站也是Richard和海内ASMR创作者的主要阵地。除此之外,他们以往的大部门创作都通过音频上传在、网易云、echo回声、猫耳FM等音频网站。

据Richard讲述,去年,抖音曾约请他入驻,并示意可以给予流量扶持。Richard注册了抖音账号,实验上传视频,但很快便发现,自己的作品在抖音无法到达预期的效果。

“专业的ASMR创作,是要让受众到达舒缓、放松的效果,简朴点说就是让人心静下来,这必须有一个历程,最少也得十几分钟。而抖音一个视频的播放时间只有十几秒钟,以是在抖音或者快手创作ASMR很难生效。”

最终,Richard照样选择回到B站。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软色情”卷土重来

专业助眠师还在起劲抗衡

专业的ASMR博主不去,不意味着抖音、快手等平台没有助眠博主。

更令人担忧的是,在“哄睡”“助眠”的掩护下,曾经牵连ASMR视频被全平台封禁的“软色情”擦边球再次泛起了。

晚上11点,开菠萝财经在快手搜索要害词“哄睡”发现,正在直播的大多为穿着性感或露出的女主播。与真正的ASMR创作者会将镜头瞄准上半身或脸部差异,直播画面中泛起的是胸部和大腿,有主播通过摩擦丝袜制造近耳触发。谈论里,不停有网友加入互动,“穿这样直播也行?”“加微信有福利吗?”

在一名为“狸沫助眠哄睡声控”的快手直播间,页面显示“输入‘爱狸’有时机触发亲亲么么”。当有观众赠予礼物时,主播会发出撒娇、呻吟、舔舐的声音,并在镜头中做出伸舌、亲吻等性示意动作。随后,主播直言“可爱在性感眼前一文不值,以后就走性感蹊径”,并让赠予礼物的观众私聊发送微信号添加。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快手直播截图

在名为“麦兜筱筱@哄睡,助眠”的快手直播间,主播会不时调整画面,时而露出全脸,时而将画面调整到胸部和腿部,观众可以通过谈论要求换视角,通过送礼物点播需求,例如让主播发出掏耳声、咆哮声,赠予更贵的礼物可以要求主播换装或者添加微信。

【想投资人】睡不着的年轻人,与难逃软色情的“哄睡师”

快手截图

谈起现在快手等平台上再次泛起打色情擦边球的“助眠”博主,Richard见责不怪。

在ASMR传入海内两年后的2016年,直播火起来了。Richard和一些圈内同伙发现,在那时势头最猛的斗鱼、虎牙等平台,泛起了不少走性感风的所谓ASMR女主播。“她们只不外是打着ASMR的旌旗,通过双声道来撩拨观众,打擦边球。”

“太吓人了。” Richard想起那时自己点进去的一个所谓ASMR直播,“一最先画面和声音都是正常的,突然间下一秒麦克风就放到了女主播的大腿上,然后就是摩擦大腿、蹭丝袜的声音。”

从那之后,与ASMR相关的内容,也越来越多地被打上“软色情”的标签。为此,Richard和同好实验打出“清水派”的名号,起劲让这一小众圈子阻止被“污名化”。“但我们的气力太小了,着实无法与越走越歪的‘圈内生态’抗衡。” Richard很无奈。

直到2018年,ASMR遭遇严酷羁系。昔时6月,天下“扫黄打非”办公室约谈多家音视频网站认真人,要求各平台鼎力整理涉色情低俗问题的ASMR内容。之后,ASMR视频在斗鱼、虎牙、B站等平台周全下架,该名词相关搜索内容也被完全屏障。

ASMR被禁后,创作者们只能改用助眠、近耳触发等名词,在网络平台宣布ASMR助眠视频。直到现在,Richard和一些圈内着名的创作者依然保持更新,“ASMR的本质是让受众放松身心、减轻焦虑,只要我另有能力,就不想甩掉这个圈子。”

但对照无奈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羁系一旦放松,曾经让ASMR遭受“扑灭性袭击”的“擦边球”内容大有卷土重来的势头。

事实上,对于“软色情”博主来说,曾经被玩坏的ASMR也好,正在被行使的哄睡、助眠也好,都只不外是一个幌子,只要平台和渠道还在,即便一些要害词被屏障,他们也能找到新的名词、新的圈层为自己打掩护。

ASMR圈里,像Richard这样的专业创作者依然在和“色情哄睡师”抗衡。今年的视频创作中,他更注重通过营造气氛打造冥想导向的片断,探索ASMR的更多可能性。而直播间里,平台官方孜孜不倦地提醒着每一个进入直播间的用户,泛起违法违规、色情低俗、诱导诓骗等行为,请实时举报。但只要有流量、有利可图,“擦边球”主播很难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