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投资是投资的-产业项目投资笔记

  • A+
所属分类:投资理财

投融界:产业投资的分类有哪些?

产业投资的分类:

一类是创业投资,以风险投资公司为代表的投资主体所关注的高风险、高回报投资;另一类是产业投资机构一直密切关注的传统产业投资,其目标是风险性较小、收益稳定的基础设施建设等投资。

产业投资的投资形式:

1.货币形式的文化产业投资

即以一定数量的现金,投入到某种文化产品的生产或某个文化企业的新建或改扩建之中。在文化资本循环中,这些货币资本会依次转化为生产资本和商品资本,然后,包含着已增值的资本量,回到原来的货币资本形态。

实物形式的文化投资,是以一定价值量的文化产品生产资料如建筑、土地、机械、原材料等,投入到某种文化产品的生产或某个文化企业的新建或改扩建之中。这些实物资本以生产资料的形式进入资本循环,形成商品资本。当文化商品在流通领域实现其价值后,原先实物形式的投资变成了货币形态产品,其中包含了资本循环所产生的价值增量。

随着生产的进行,实物形态的文化投资不断被磨损,价值也不断地转移到所生产的文化产品中,直到这些实物形态资本被磨损完毕,其价值被全部转移到文化产品中,然后转化为货币资本。

2.无形资产形式的文化产业投资

即以一定价值的无形资产投入到文化产品的生产或某个文化企业的新建或改扩建。

将无形资产作为文化投资的现象在文化产业领域里比较常见,相比其他产业,这是文化产业的一种较特殊的投资方式。无形资产通常指文化产业领域中的历史文化名人、文化品牌、版权、著作权等。这些无形资产若不用于使用价值的创造,即不与具体的文化企业、文化项目或文化产品结合,就仅仅是存在于人们心中的名声,并不是文化资本,充其量只能当作潜在资本。但是,其一旦与具体文化企业、文化项目或文化产品结合,就变成了一种无形资本,并伴随着该企业的有形资本进入资本循环的各个环节。

受让无形资产的文化企业的文化产品,或是因该项无形资产而埋设了产品的价格,或是因之提升了知名度进而促进了市场销售,其提升了有形资本的增值能力。

产业项目投资笔记

2020年11月9日

参与公司产业项目投资3年,专业领域是三元前驱体的制造工厂在中国境内的产业投资分析和落地,其中涉及中国的产业政策,各地方省市级政府(尤其是中国沿海地区)的地方政策,相应的环保政策,各地的工业要素的价格对比,人力资源成本分析,希望自己每天花点时间,把自己的经历慢慢的写出来,给自己做个总结,如果有人感兴趣,我们也可以一起讨论。

现在很多产业都是跨越了原先国家发改委对于中国产业的分类,三元前驱体就横跨了湿法冶金,无机化工,电化学材料,固废处置,废水处理等,很多人,很多公司都在只在某一个领域有着很深的造诣,不同领域的结合,我相信是未来的发展趋势,也是个人和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希望本文能够给自己的思考带来更多的维度,也能给可能的读者带来一些新的观点和碰撞。

产业投资和股权投资有什么区别?

产业投资:

一,看好产业发展潜力,投资只在产业内进行,产业外机会不涉及。

二,

1,投资可能是把一个企业从小培育到大,成为龙头企业;

2,可能是投资一系列产业链上的企业,形成产业集群,掌控产业发展;

3,用于产业整合,收购兼并,为某家核心企业进行配套扶持,帮助其形成生态圈,这种情况一般发生在产业链上各环节市场集中度较高,龙头企业试图稳定产业竞争格局时,具体可参照百度、腾讯、阿里三家的竞争。

股权投资:

一,既可以单纯出于财务收益的目的进行投资,也可以作为战略投资。

二,既可以投资早期,例如天使基金、孵化器;又可以投资中期,例如加速器;还可以投资成熟期,例如pre-ipo投资。

财务收益为目的的投资一般致力于实现所投企业的ipo,赚的是快钱,是把别人快喂大的猪买来、或者买一部分,然后通过各种包装卖出去,实现低买高卖。

加速器和孵化器这种早中期投资当然肯定也是以财务收益为目的,但周期一般很长,需要先去选择优良的猪仔然后养大再卖;另外早期中期的股权投资有可能是出于战略的考虑,补充核心产业的产业链,形成生态圈,增强竞争力。

个人认为这二者都有投机或者都有干实事的成分存在,产业投资也可以投机的只做单个产业的股权投资,股权投资也不完全是投机,例如出于战略考虑的股权投资就是干实事。

至于是否控股,大部分股权投资并不是控股股东,但不能说股权投资就一定是控股型的投资,如果一家企业未来增长良好,且其他股东愿意出让股份,成为其控股股东能赚更多钱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与列位讨论。

产业投资的一点想法 20180113

这是晚上在手机读一个很棒的公众号文章,忍不住在人家地盘开始说教了,但是大概是我的一些产业投资方面的想法。

一直观察社会很悲观说似乎好像目前实业没什么可投的,我不同意这个看法。我对产业投资的主要观点是上面那样。其实眼观周围,移民已经不是精英、贪官的事,像我的房东,最近一家人跑美国去了,我们这个宝山区的偏远的普通小区,经常听到街坊说什么人在美国...大众移民,不就是服务业供需矛盾扭曲的写照么。所以,中国的实业家们大有可为,中国社会发展进步了,服务业没有跟上,发达国家的这些服务业,只是正常的业务,不能笼统理解为社会福利。

对华为的说法,并不是看低或拔高他,通讯制造业也是个高度竞争的行业,事实是起伏变数很多。说点题外话,华为提狼文化,我老是想起上帝之鞭的阿提拉,这还是在易中天先生的中华史了解到的,其实细想这两个集团有些像,当然我说的意思是根基并不牢固。

基因科学对于中国是巨大的机遇和责任,时隔两千年总该对人类文明继续做些独立贡献,中国的环境是目前最理想的抚育土壤。原因也是我刚说的:中国人不信上帝。没有宗教信仰,让我们这个民族落后于人类文明,没想到对于人类新世纪的种子,基因科学,反而在我们这更适合了。看来上帝也是公平的。

也许有人会批评,我说这些话的口气好像我们能活几百年似的,这点我承认。